买球赛的app

听新闻
放大镜
部分心理咨询机构服务质量参差不齐
2021-08-27 11:19:00  来源:经济参考报

  近年来,我国心理治疗、心理咨询等心理健康服务得到发展,但与群众需求还存在差距,一些心理咨询机构乱象突出,一些心理健康服务有悖职业伦理,对消费者造成二次伤害。专家建议,加强基层精神卫生体系建设与行业人才培养,推动心理健康服务规范发展。

  心理健康服务得到进一步发展

  在区域性精神卫生中心辐射带动下,多地医疗机构科研、临床、培训和心理健康知识科普能力不断增强。天津市安定医院心境障碍科主任张勇表示,天津市安定医院作为区域性中心区县精神卫生中心作为重型精神疾病患者管理防控中心、社区监管人员进行基层监管的三级服务网络较好发挥了服务作用。

  不仅是沿海发达地区,中西部地区心理健康服务能力也得到提升。江西省宜春市靖安县全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试点县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付小红表示,靖安县在县、乡、村三级综治中心设置心理咨询室,以县城心理辅导中心为全县心理健康工作的示范核心,每个乡镇、学校、社区至少配备一名持证心理咨询师和家庭教育指导师,逐层扩大心理服务覆盖面。

  同时,基层心理宣教工作持续有效开展。付小红表示,该地针对各单位职工、教师学生等群体开展心理健康服务,定期举办婚姻家庭、亲子关系、情绪调节等公益讲座,帮助不同群体掌握常见心理问题的识别方法和干预措施。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心理健康指导中心主任庞红卫等介绍,通过成立浙江省学生心理诊疗与研究中心、对家长学生开展科普教育等方式,校园心理问题“免疫力”得到一定提升。张勇说,近年来心理宣传进社区、进乡村工作持续开展,专业医师加强培训社区全科医师及精神卫生基层服务人员,各级各地精神卫生从业人员的水平差距逐步缩小。

  缺乏高质量心理健康服务

  心理医生工作量高度饱和。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儿童心理亚专科带头人曹晓华表示,医院每天门诊50个号一般很快就被约完,医生工作量非常饱和。天津市安定医院心理门诊医生张鹤瀚说,患有精神障碍的人群已经让有限的从业者疲于奔命,再分出精力来进行心理健康教育或其他人群的心理干预工作,明显感到力有不逮,“天津市精神科医生仅有七八百人,对于一个人口达千万级的城市来说,还存在短缺”。

  基层中小学心理咨询服务质量不够高。中国心理学会科普委心理讲师培训导师王春谊表示,中小学心理教师数量少、兼职多,很多学校只在形式上设置心理咨询室,但教师缺乏咨询实操能力,心理咨询停留在谈心、辅导层面。

  专业人才流失严重。“一方面是专科医疗机构在科研和临床方面给人才提供的展示平台不够,另一方面也受到待遇、收入等方面影响,与外科、骨科等科室比起来,精神科收入很低,留不住人才。”张勇说。一名“90后”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学专业对口的有吸引力的就业渠道较少,硕博毕业生还可以考虑到学校当心理教师,本科生毕业后工作相对难找。自己所在的本科班级有四五十人,从事心理咨询的只有两三人;硕士班级内11人,从事心理咨询的只有4人。

  人员资质参差不齐,部分培训“一月速成”。由人社部主导的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认证已于2017年取消,当前,不少机构开展心理咨询师考核发证工作,培训时长、培训内容、考核标准等不一,有的机构甚至推出一个月速成班。山西医科大学医学心理学教研室讲师张涛说,现在心理咨询师培训五花八门,有的证书盖着省级或地市心理学会的章,有的盖地市某行政部门的章,有的甚至只有个人签名。“只要有个证能糊弄消费者就行了,大部分人没有鉴别能力”。有受访者说,各地对心理行业准入资质要求不一,在一些地区,取得协会发出的证书后就能从事心理咨询工作,一些地区则要求专业背景和工作年限基础。

  一些机构心理咨询服务有悖职业伦理,对消费者造成二次伤害。李女士曾被医院确诊为重度抑郁症患者,需要靠药物治疗,但她在松果倾诉平台倾诉时,一名咨询师却称抑郁症不用就医吃药,依靠心理疏导能够治愈。她相信了对方并支付高额咨询费,病情非但没有缓解,还愈发严重。

  近年来,网络上涌现出不少心理咨询平台,一些心理咨询服务或是不专业、或是违背行业伦理。太原安定医院心理咨询师闻莉说,一些不合格的咨询师让来访者讲述自己的经历,听了之后又没有能力去解决,就像“做手术割开了皮却没有能力缝上”。天津一家社会机构兼职心理咨询师杜夏阳说,有一些心理咨询师存在违背咨询伦理的行为,“我知道有一些咨询师会把自己的私人手机号提供给来访者、并与来访者约在咖啡厅饭店见面等等,但私下建立模糊不清的关系或者多重关系对于心理咨询而言是非常危险的。”张勇等人表示,心理咨询市场价格缺乏指导和规范,每小时收费从数百元至数千元不等,有的咨询师为了多收费将咨询时间刻意拉长,让咨询者对咨询师形成依赖感。

  心理咨询师与精神科医生往往互不认可。业内人士反映,一些心理咨询和治疗机构存在滥用心理量表、草率诊断的问题。一些精神科医生存在用药不规范现象,患者出现焦虑、抑郁情绪就使用药物,但精神类药物对人体有副作用,抗焦虑药会让孩子嗜睡,时间长会产生依赖性。

  多名从业者提到,不少医生认为心理咨询师专业性不强,不屑于参考心理咨询师的治疗意见;而心理咨询师却认为精神科医生缺少人文关怀,“治标不治本”。患者余女士说,对于她的病情,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咨询师有时候会给出不同判断,“咨询师提出用药建议,但是精神科医生一般不会采纳”。

  多措并举推动心理健康服务规范发展

  一是扩大优质心理健康服务覆盖面。借助“互联网+医疗”等形式,将专业心理健康服务资源导入中小学和部分偏远地区。浙江大学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青少年早期干预科主任医师王奕權建议,探索升级“医校合作”模式,各地教委、卫健委可牵头与区域性精神卫生机构或心理服务机构签订合作协议,在推动心理健康服务走进中小学的同时,搭建绿色通道,一旦学生出现心理卫生危机事件,可以立刻介入、住院留观。

  二是完善心理健康相关人才培养体系。为从业者提供优质科研交流平台,进一步明确职业成长方向和上升通道。杜夏阳说:“建议各大高校多开设心理咨询相关具体专业和课程,鼓励学生实习实践,可从大二开始进行专业方向的定向分流,多向心理咨询行业定点输送专业人才。”

  三是严格行业机构准入评估和考核机制。各地卫健委可指定区域性专业机构,对从事心理咨询服务的机构进行资格考评,对符合条件的相关机构授予营业资质,并推动机构内人员在医院优先实习。(采写记者:刘惟真、马晓媛、谢建雯、黄筱、肖艳、郭杰文)

  编辑:杨海倩